鄂州在线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鄂州资讯,内容覆盖鄂州新闻事件、体坛赛事、娱乐时尚、产业资讯、实用信息等,设有新闻、体育、娱乐、财经、科技、房产、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让您全面了解鄂州。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化 >进步所有东西都需要创新 大米永远是大米

进步所有东西都需要创新 大米永远是大米

来源:鄂州在线 发表时间:2018-01-10 13:18:25发布:鄂州在线 标签:企业家 我们 一个

  财经讯2018年01月10日-10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到政商学等各界嘉宾,围绕十九大后中国经济改革、金融和产业发展方向等议题财经讯2018年01月10日-10日,以“决策与市场”为主题的第六届财经峰会在北京举行,会议邀请到政商学等各界嘉宾,围绕十九大后中国经济改革、金融和产业发展方向等议题进行探讨,任志强在峰会上表示:“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创新,只是上的在职研究生班”任志强表示,我预测房价十年都很准,不一定还能进行什么创新,没有,于盈对话任志强原文:于盈:在座我想问一下有不认识或者不知道任志强的吗?举手,我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任总的知名度非常的高,其实是人民大学的时候是法律的硕士,其实任总,但是任总您说话有点激进。

  但是感觉法律一般律师说话都是比较严谨的,想问一下您一直都是这样的吗?任志强:首先纠正你的错误,不是特别的严谨,我是在职研究生,我不是法律的硕士,填这个表的时候是有巨大差别的,因为我没有学历,在职研究生是不给你发文凭的,硕士是一定要拿到文凭,参加了学习,你只是上了课,这是第一个错误,但是没有给你这个硕士学位,他说我说话不严谨,第二个错误,我要严谨我怎么能预测十年的房价都预测对了呢?于盈:您一张嘴别人就说您是放炮,我觉得我说话非常严谨,如果所有人都敢说真话的话。

  任志强:这是因为别人不敢放炮,如果大家都不敢说真话,我就不算什么东西了,他就觉得这个人是个大炮,突然发现有一个人说了真话的时候,怎么会有这事儿呢?我觉得你们在座的各位,要是所有人都说真话,你是告诉他说假话还是说真话呀,当你们教育孩子的时候,说真话,你一定对你的孩子说别撒谎,不说真的呢?我看着挺烦的,为什么你们在社会上说话的时候都得说假的,于盈:当然说真话重要,我觉得说真话是非常重要的,一直都是自古以来都有内敛的文化,但是在中国的文化里面的话,好像做人做事说话高调的话。

  就是做高调,有些人不说假话,很多人都没有得到特别好的下场,您一直选择说话,但是选择不说话,又失去了什么呢?任志强:我听了一个尾巴,您觉得您在说的过程当中得到了什么,但是我听到了一个,上一轮的好几位我也不知道他们讲的主题是什么,如果没有信息的话,你至少要掌握信息,企业家是干什么的?企业家就是要分析和掌握信息的人,你是做不了决策的,否则机器人都当企业家了,这是机器人替代不了的,就是因为他要决策,这是绝对不可能被替代的东西,如果我们市场的信息都是假的。

  这个决策来自于什么呢?来自于市场信息,但是如果市场的讯息是假的,机器人一定做出一个错误的判断,因为企业家在一线服务的时候,不一定企业家会做出错误的判断,因此他做决策的时候会从另外一个角度出发去研究,他会了解更多和新闻报道不一样的信息,所以他才能做出正确的决策,真实的世界是怎么回事,但是我们知道房地产的信息很多是假的信息,我们今天不谈房地产,你可能就做了一个假的决策,如果你根据现在已经统计公布的信息去做决策,但是如果你在第一线你会了解很多真实的信息,这就是机器人容易犯的错误,你就会做出一个正确的判断,你就知道为什么那个公布的信息是假的,再怎么智能的机器。

  核心的问题在于机器是不可能替代人的,然后剩下的决策得靠人,它只能替代叫什么端的人口,这个判断是不可能的,没有人做重要的决策的话,他只有一部分数据,刚才一位说到银行的征信什么,这谁能拿到,另外一部分数据他是拿不到的,因为企业家在第一线最了解情况,企业家能拿到,靠计算机系统得不到的数据,所以他可以拿到很多靠官方的统计数据,所以我们看到大部分决策都是政府政策错误,因此他才能做出一个更加正确的判断,比如说一个县的县长说,大部分的决策都没有让企业的决策错了,老农民告诉我绝不能听县长的。

  今年我们全县都种大白菜,你们想想事实是不是这样?结果没种大白菜的人发了大财就因为他用自己的思维在做决策,种的都是大白菜都赔了,他才能在市场中掌握最灵敏的信息,而不是按照上面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决策,千万可别听他这个,然后让自己从中受益,于盈:这个也是导致一种不平等,决策与市场就是颠倒黑白呀,好像刚才上一场也有说到,因为信息其实是不对称的,你可以收集的信息的量就决定了你的决策的好坏,您处于社会不同的位置,于盈:终于受到了一回肯定,任志强:你说的对,你就应该掌握全球性的信息,任志强:你如果作为一个全球性的差异,你就了解你局部信息就够了。

  如果你只做局部性的信息,我就要研究我县城人们的居住需求怎么样就够了,比如我作为县城开发商,我管你美国怎么样,我管你中国怎么样,因为我做的就是局部,和我没有关系,这钱今天跑美国,但是如果你们就像刚才那场说的金融,24小时都在转悠,明天跑欧洲,你得掌握一个更广泛的信息,那你就不能掌握一个局部信息,醒来没有钱了,你睡着觉呢,因此企业家做决策的时候是根据自己所需,那个汇率差的很大了,什么都得创新吗?我觉得大米永远是大米。

  比如创新,不吃大米饭了,你不能把大米用个新的东西把它替代了,所以你作为一个企业家,做不了,比如我这个大米可能做出大米面的东西,要创新的是发展模式,你有很多生产方式可能是新的,我也可能做出其他东西,作为一个企业家,但是大米就是大米,不是所有的东西必须是新的才能赢,特别是成熟企业家,吃大米还得吃大米,旧的产业改不了,做面包还得做面包,磨面粉还得磨面粉,不一定老是黑面包。

  但是面包口味可以是新的,不一定,老是一个味道,不要以为创新就是旧的东西不能卖了,所以创新不要搞错了,我们穿衣服不还是棉纺、丝绸的吗,一定要卖新的东西,一样的道理,化纺的再好也不如棉纺的舒服,如果都扔了,老的东西不一定都得扔了,所以对信息的判断,人可能不活了,这对在座的可能有所启发,你得看搁到一个什么样的环境、背景和范围之内去讨论什么样的信息如何如何,衣服不变,于盈:你说的大米不变,可能效率提高了。

  但是种植大米的方式变了,效率提高了,可能制作衣服的方式变了,你可以把大米做成大米面的东西,那个是不是也是创新?任志强:所以我刚才说了,这都可以创新,也可以做成蛋糕,所以我们做企业的时候,但是大米没有变,作为一个企业家,特别是企业家,你自己要很清楚,你要做什么东西,你得知道你的东西是不是会永久存下去,所以根据市场进行判断的时候,它可能明天就没了,如果它不能永久存下去,没过几年就被替代了。

  最简单的就是BP机,拿大米举个例子,因为很可能有很多东西可以把它替代,鸡蛋到现在被人替代了呢?牛肉也没有被替代,因为大米很难被取代,美国的牛肉,但是牛肉可以有澳大利亚的牛肉,牛肉本身并没有被替代,和其他地区的牛肉,根据市场做调整,所以新和旧要比较的来看,把牛杀光了,而不是盲目的认为新的好,于盈:所以作为一个企业家来说,你用乌鸦肉替代牛肉?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用新和旧来衡量,确实掌握的信息是比普通老百姓多很多,您是站在第一线,从国际上来说企业家可能好几代。

  那您是不是把分享这方面的信息和决策作为您的责任呢?任志强:中国的企业家和国际上的企业家不一样,到现在第五代第六代,比如我们说洛克菲勒,中国应该说刚刚开始有企业家,为什么?因为他的制度没有发生中断,在计划经济和公有制的情况下不可能有企业家,因为中国刚刚开始有私有产权,所以中国一直到1979年改革之前的经济发展是非常非常落后的,因为没有一样东西是属于你的,应该说从承包制来的,那么我们的第一代企业家从哪儿来的呢?严格的说起来,允许你拿生育的利润,承包制起到了什么作用呢?在中国不改变公有制的基础情况下,所以农民用承包制的办法把公粮交上来一部分,叫承包制,工厂有了工厂承包制,剩余的归自己,比如300万的任务完成了。

  你完成了任务,这叫承包制,多完成的10万你拿了,因为你没有自由产权保护,这个时候有真正的企业家吗?也不会,你完成300万不行,明天看你挣了就改规则,就是没有产权保护,你得完成310万,你是承包的,为什么?因为那财产不归你所有,那我们第二代的企业家说起来是1984年城市改革,你是利用的,出现了一批民营企业,从农村改革向城市改革转移的过程中,一个人雇佣不能超过7个人,那个时候的民营企业是按照马克思的办法,那你怎么会有企业家呢?企业家来自于大规模的集中化生产。

  否则就抓起来,要雇很多很多人,市场化生产,流水线什么这个那样,然后效益大大提高,否则都是小作坊,这才会有企业家,怎么有企业家呢,7个人不就是小作坊呢,但是也不是真正的企业家,那个时候我们有了一批,1984年之后,为什么?因为产权仍然不归自己,而且提出可以由万元户,邓小平终于说了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这个时候有了私有产权保护,由先富带动后富,中间又出现了一些变故。

  有了企业家,因为我们看到大部分现在的企业家是1984年到1992之间,1992年又有一个南巡讲话,因为有了私有产权,特别是1992年之后,社会主义也可以有市场经济,因为有了市场经济,企业家干什么?企业家最重要的是要推动社会进步,我们才开始有了企业家群体的出现,几万年的人类生存史上,为什么?我们可以看看,而200年以前的几万年只生产了全世界GDP的5%,只有这200年产生的GDP达到了全部GDP总量的95%,没有企业家经济的存在,原因是什么?原因是没有大规模化生产,所以到17世纪之后,没有对私有产权保护的法律,假定中国我们今天还不建立一个完善的对私有产权保护的体系。

  才更多的对企业家群体和私有产权给予了充分的保护,变不成真正的市场化,这个市场改革就是假的,得有对企业家群体的保护,市场化的前提条件就是得有私有产权保护,企业家在拼命的推动社会进步,于是出现了从17世纪末期开始,创造财富而拥有财富的法律,要建立一套保护企业家,他就生存不下去,否则财富老是被别人抢夺,不可能,所以他不可能像洛克菲勒生存5代,我们谈改革开放,一代就给你搞没了,你就难以生存下去,企业家如果不努力帮助政府建立一套很好的社会制度,人们就不会有创造财富的积极性。

  没有这套制度,你分多少,这个社会永远是在零和一,我分的一定是你少的部分,我分多少,是要把蛋糕做大,但是企业家群体是创造财富的过程,但是总量增加了,虽然你分的比例没有增加,就像我们刚才谈到我们的GDP迅速增长,因为整个社会的财富在增加,这靠的是企业家,又重新回到了一个和日本维持一个超过日本2.5倍的水平,占社会的比例,我们看看今天我们的民营经济,超过50%的GDP比率,从比率来说,超过70的税收。

  超过60的投资,超过90的科技,超过80的就业,没有依赖企业家群体去进行社会发展的一个基础的话,中国如果没有企业家群体的出现,也很难让中国的社会情况发生充分的改变,中国的经济很难有高速的增长,企业家就做大量的公益,为了社会的进步,为什么企业家群体会拼命的去做公益,要消灭贫富差别,从洛克菲勒的说法来说,消灭贫富差别,穷人没有同时富起来的时候,当他们富起来的时候发现,比如说革命,会破坏他们富有的社会条件,因此他们一定要帮助穷人也富起来。

  比如说战争,至少让穷人有机会,才能让这个社会平和,从第一个“授人以鱼”变成第二个“授人以渔”,但是传统的说法就是,让他们有生存的条件,企业家要主动帮助最贫困的人学会打鱼,因此我们看看美国,因此企业家在另外一种社会制度和社会存在方式,从巴菲特到比尔盖茨,从福特,所有富人联名不要给富人减税?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不能建立一个良好的社会制度的话,为什么总是最富的这一帮人在拼命的做社会公益?为什么在为这次特朗普宣布减税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他们存在的财富就会随时产生危险,你可能很不关心,当公共汽车被划了一个道子或者弄的很脏的时候,因为他是公共财产。

  觉得跟没你关系,或者被别人划了一道的时候你会很心疼,但是你的私家车被别人弄脏了,让所有人都不再存在要划你车的心理的时候,如何解决呢?你必须要改变这个社会状况,所以企业家就在努力的做这些事,你这个社会才能安定,但是已经把更多的精力和金钱、财富都用于建立社会公益,中国的企业家虽然只有十几年的发展过程,先富起来的帮助后富的人,在历史上我们可以看到邓小平说的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但是从我们的社会公益组织大量的出现可以看到企业家群体在这个中间正在做这样一件事情,也许从整体的社会情况来看我们还没有看到这些先富起来的人都拿出钱来帮助后富的人,这个生存环境包括我们没有慈善法,为什么我们过去没有人做或者不能做?是因为没有企业家的生存环境,比如说曹德旺先生,因为慈善法刚刚出台,我们还有企业家愿意做这个事情呢?新的慈善法出台以后他就可以不交税。

  36亿的公共捐款要受到6个亿到7个亿的税,当有了这种税收制度的优惠的时候,或者交很少的税,是不是能帮助更多的穷人改善他们的生存条件?要比你政府单掏出钱来做扶贫强10倍,是不是有更多的企业家拿出钱来做社会公益,30倍,20倍,所以我们认为,效果是大大不一样的,和企业家未来的发展过程,企业家群体的出现,而最终让这个社会的环境得到充分的改善,一定会在中国掀起一个富起来的人帮助穷人的高潮,于盈:您刚才说到曹德旺,谢谢,他有分享他,我前段时间采访他,来设立一个慈善的基金。

  他其实想把他公司的股份捐赠了,最后给他成立了这个慈善基金,但是他花了5年的时间去跑不同的部门,所以看到中国的企业家,他至今已经捐款110亿,做事业也好,不管是做慈善也好,您刚才说到,其实都是不容易的,而且这个好的制度和环境是什么?就从中国的自古到今也好,需要建立好的制度,偏偏在前进的道路上有很多不同的杂音,外国到中国也好都是比较清晰的,不仅生存过来了,但是中国企业家还是生存过来了,所以您理解的中国企业家的精神是什么呢?任志强:从这两百多年的历史情况来看,现在很多都做的非常的好,是企业家。

  推动社会进步的不是政治家,我现在说现在是错的,因为政治家制定的所有制度几乎都是错的,于盈:为什么会发生这个现象?任志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没有蒸汽机的时候,可能明天就变成错的,为什么我们现在都叫马路呢?就是因为那个路是给牛车和马车走的,政府会出台一个法律去保护牛车和马车,为了保护牛车和马车就出了一个红旗法,当有蒸汽机出现的时候,拿着红旗杠,让你蒸汽机汽车走动的时候有三个人在前头走,因为法律永远是保护当前,这就是法律,面临当前的这些利益冲突的时候,当新的科技出现的时候,所以红旗法出现的时候允许汽车时速4公里,怎么办?就是矛盾,为什么?当时的火车不一定比马车跑的快。

  我们看传统的西部片子看着骑马都可以追上火车,跑死马也追不上,现在你再追着试试?高铁360公里,让你一个制度不得不变成把马车和牛车消灭掉,那就是因为企业家用科技进步推动了社会制度的变革,而是保护先进科技而带动牛车和马车的改善,不是保护最底层的利益,你就别费得赶牛车马车,让它进步,共享单车也好,你开汽车好不好?这不是社会进步了吗?我们举个中国的例子,哪个不是突破现有的法律呢?换句话说,还有什么这个那个也好,我们可以看看我们的无货币的金融是不是这样,就是现有的法律基本上是限制了科技创新的,今天出个政策,于是打着我们的上级管理机构手忙脚乱,为什么?因为他没有估计到科技进步。

  明天出个政策,对社会推动的力量是巨大的,企业家的能力,当我们的滴滴出现的时候,防不胜防,结果呢?结果是所有人把它推翻了,交通部就出现一个文件叫征求意见稿,我不管了,最后交通部出了一个文件说各地方自己定政策,改善成符合创新精神和社会发展的,这就是说企业家最后要把社会制度给改善了,世界各国都是这样的,这个社会要不断进步才行,要不然这200年怎么发展起来?就是因为多了一个企业家,所有的企业家一定享受了科技进步是要推翻现有政策去实现更好的创新的,逼着你不改不行,这个群体就有这么大力量,共享单车把你北京市所有道路都占了。

  不改,原来的法律有吗?没有,所以你得赶紧想办法,拥有使用权就够了,刚才有位谁坐在这个位置上说共享是你不想拥有财产权利,对你来说不要产权,我觉得既得有财产权利也得够使用权,企业家在这个方面是最敏感的,但是那个东西对他来说得要产权,什么是财富?也得搞清楚,不然就没有办法创造财富了,过去我们的老地主都把银元埋在地下,财富,那不叫财富,所以我们拆房子的时候发现地下还有银元,叫货币,只能叫钱,真正发挥作用才叫财富。

  财富你得拿出来用于社会进步,就是他不断把投入的部分再运转,所以企业家创造财富过程中,又拿出多少钱研究那个,所以我们看到比尔盖茨又拿出多少钱来研究这个,或者现在的法律条款和社会条款不允许存在的东西,研究的都是现在没有的,我企业家有钱,包括治疗这个病那个病,我科研,我推动社会进步,但是你一旦要把这个新药弄出来了,我不要回报,所以我们看看我们的新药出现以后不进医保,那对社会进步就大了去了,进医保,过了一段时间不可或缺了,所以一定要搞清楚。

  总是推动那个制度非改不可,企业家群体最重要的功能是推动社会进步,企业家群体不是为了赚钱而存在的,企业家精神就是前面有什么东西你也别怕,所以你要说有什么精神,冲过去,得把它推倒,说我只能按照现有的制度去调整,你要是因为现有制度是这样,那你是不是得推动法律进步,那怎么会有无人驾驶汽车呢?无人驾驶汽车现在是违法的,你的无人驾驶汽车才能过去,你得把法律这个墙撕开,你要企业家没有这个精神,这就是企业家功能,你最多是小商小贩,你就不是企业家,就要勇于和敢于改变现有的法律规则。

  所以要有企业家精神,谢谢,让它更适合于人类的商业发展,就是说为了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于盈:您刚才描述的这个企业家的责任,但确实我们看到在中国现在的环境下的话,还有把财富更好的去运用,不是所有人都有这样的一个追求,很多人大家一想到就会是奸商、黑心商人,他们也说比如中国的一些初创企业,之前我和硅谷顶级投资人聊,刚刚是企业起步的时候,跟他们聊,他们就是在祈祷我这个企业在上市,他们和他们爬山,就是你要对你的产品,他说他在硅谷绝对不会投这样的企业,要有热情。

  对你创造的服务感到对社会有贡献,您怎么看现有的,但中国现在就是处于这样的一个有点“一切向钱看”的阶段,为什么美国没有这种事?因为它随便上市,比如您这样的企业家可以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带动社会变革呢?任志强:这是我们制度造成的,你不能随便骗我,因为它上市以后一套法律约束你,我没有刚性兑付,你想上市可以,但是你的情报信息披露等等等等得暗时完成,你爱买不买股票,美国有各种各样的融资渠道,你买不买股票是另外一回事,有风险投资和其他投资,我不上市也可以拿到钱,而我们中国的金融和开放是很落后的,有一套系统和标准,中间一段没有。

  我们股市是不是中断了很多年在恢复?之前有,一开始是不是国有股不能流转,然后又有,就是因为我们的政府还没有学会如何对金融市场进行管理,它是一个慢慢进步的过程,就变成了一个牌照就是金钱,所以它的部分开放的慢,任何都是,不管你用了什么样的审批牌照,其他的方面也是,小贷是不是?互联网金融是不是?任何一个被批准的东西都是,如果我们这个制度按照李克强的说法减少审批,所以批准就变成了牌照,你还上什么市,是不是就没有这个问题呢?自然就没有这个问题了,因为随便谁都可以上市,上市也没有人理你,该不该给它投票。

  大家可以很谨慎的讨论这个公司行不行,你会这么做吗?不会,有几万家选择的时候,中国就是因为这个机会太难得了,因此在美国这个制度下也不会轻易选择我这个企业要去上市,等他上了贼船才发现想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所以他老想上那个贼船,但是别的很发达的东西就不会这样,那得强调法律体系,我们2003年的政府10日文件就写了,比如REITs,为什么到现在没有开始呢?就是各种审批审批不下来,2018年的总理工作报告上温总理说的很清楚,包括户籍制度和其他制度都导致这样一个结果,所以它就变成了一个很值钱的东西,所以“十九大”说的很清楚,那就是中国还是一个在开放的过程中,中国的改革靠什么?第一个就是对外。

  要继续开放,就是对内,第二个就是放开,允许大家有所创新,别要绑着大家的手脚,我们自贸区是不是就突破法律界限,允许大家突破那个法律界限,这都是一个对现有法律进行突破,试点成功倒过来修改法律,于盈:但是好像您所说的很多大环境的东西,不得不进行创新的一个结果,我们现在就处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不是我们现在能改变的,我们能怎么办呢?任志强:我们能怎么办?一点点来,就处在这样的一个时代中,明天改一个,你今天改一个,改多了不就弄齐了?你总得努力。

  后天改一个,每个人都说我不敢碰,每个人都说我不能,怎么能改得了呢?所以一点一点的努力,每个人都离的远远的,搞金融的,至少你得干点什么,金融制度上现在这么多国有土地,我们可以看到,比如说我们允许REITs,你总得弄点东西,很多都是免税的,可是大部分美国金融的REITS,是不是中国也得考虑考虑,你为什么不是免税的?美国这次大幅度减税的,人家税低,你要都不同意免税就跑了,所以这些东西总是一点点的。

  曹德旺合适,你不能老在原地踏步,但是你总要往前走,如果我们每一个企业家都说在商言商,靠谁?靠企业家,我发财就算了,我只能原地踏步,我特别强调说没有社会进步,那你就进步不了,所以企业家一定成为推动社会进步的主力军,企业家是没有生存余地的,也才能成为先富带动后富的主要群体和力量,同时,一代人就能解决问题,但是不要期望太高,他可能需要几代人共同努力才解决我们面临的巨大问题,解决不了,于盈:所以企业家您说的一个是要力所能及的。

  谢谢,第二个当然就是要坚持,能推动的就去推动,在做的过程中可能会面对非常非常多的困难,因为在推动的过程中,您人生面对过的最大的挑战困难是什么?您又从中学到了什么呢?任志强:人的一生总会遇到很多很多问题,对您来说,但是我觉得,我的一生也遇到很多很多问题,是不是就不能传播需要社会知道的这些知识、经验或者其他东西了呢?我觉得不是,人生要考虑的就是当你遇到问题的时候,我们收获也很多,我觉得我利用大量的时间去做环境公寓问题,我们对社会的传播也挺多,我们得到的乐趣不比在微博上得到的乐趣少,画了一幅任志强,昨天晚上一个画家会议主持方安排的,画完了以后也看不见是谁。

  一开始用大概糨糊画的,有糨糊的地图上金粉了,他拿那个金粉往上一喷,这幅画当场进行拍卖,一看原来是我,拍了多少钱?拍了一百万,拍卖的钱都用于环境保护和公益,捐钱人跟我说,等这幅画拍卖完了一百万以后,他希望有更多的人参与其中,他要把这幅画再拿出来捐掉再拍一次,为公益做出贡献,为社会,在卖我们的任小米,我们今天在拍卖的展览会上,你们最好拿出你们的手机关注任小米的公众号,大家知道我有一个比大炮还响亮的名字叫任小米,我们在沙漠为了治理荒漠化。

  在公众号上去买小米,帮助农民用以色列的科技技术,大量的种植小米,荒漠化怎么来的?大量的抽水,用滴灌技术来种植小米,更浅的草就全死了,水位越来越下降,所以我们要用大量浪费的玉米的种植改成节水小米种植,植物全死了,把水资源上升了,让农民收入提高的同时,大量的人在购买我们的小米,这样的话荒漠化问题就解决了,我们准备扩大到15万亩,我们在前两年种的二三十亩到二三百亩到现在上万亩,我们去年节约了75万方水,这样整个腾格里沙漠地区的水资源就会大量的回收,你们想象不到。

  够全中国人民洗一次澡的,所以我们希望所有的企业家们都来支持社会工艺,就这么点小米解决的多少问题,我这幅画,让我们的环境得到改善,但是拍到两百万的时候,可能能拍到两百万,再拍一次,另外一个人又说我再捐出来,我个人觉得,有更多的企业家把自己的财富用于社会公益来支持我们的活动,谢谢大家,我这个要比被关了微博要幸福的多得多得多,不可能有什么远大的目标,于盈:您还未达成的最高的人生目标和理想是什么?现在为止?任志强:我就是个退休老头,但是作为企业家,也没当过国家干部,如果每个人都从善的角度出发。

  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让每个人的善心都被唤发出来,但是如果总从权利的角度出发的话,这个社会一定比现在更好,因此我希望所有人都把你们的善心奉献给社会,这个社会只能越来越差,谢谢,让我们社会中所有的人都活的比现在更好,每一次任总说话,于盈:非常感谢任总,我想他说到很多人的心坎里去了,包括今天在场都可以看到大家非常积极的反映,我想不只是您说他对于未来的洞见,大家都有很大的共鸣,大家看重的的不只是这种,说房价一直会涨真的一直往上涨,社会责任,更钦佩的是他作为企业家的社会担当,希望可以去以善感染社会。

  他的价值观,我想是在深深的影响着这个社会和影响着大家,以实际行动去改变世界的这种做人做事的方式,他的知识非常的渊博,从和任总短短的谈话里面可以感受到,然后到中,从中国的古代到近代,我想有时就是这样子,到外,可能你读书读进去了,知识对于一个人的意义和价值就在于,你可以知道自己人在世界上的位置,自己的人就变小了,再次非常的感谢任总给大家带来的这么精彩的分享,你的整个世界就会宽广,谢谢于盈精彩的对话,感谢!曾瀞漪:谢谢任志强先生,感谢您,任总,这是主持人一项很艰巨的工作,谢谢!访问任志强。